2018 年 7 月 31 日,深圳的林女士通过司法拍卖拍得了位于深圳市松岗街道集信大厦的一处房产。在交纳了所有款项之后,却发现迟迟不能过户。2018 年 11 月,林女士要求撤销拍卖,退回款项。林女士称,截至 2019 年 1 月 2 日,其还没有收到退款。

对此,2018 年 12 月 30 日,房产的拍卖方——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回复南都称,法院已裁定撤销该次拍卖,对该房产继续执行处置变现,裁定结果及文书已送达买受人及案件当事人,并预约了办理退款手续。

花 200 余万拍得房产

林女士在深圳奋斗多年,一家人一直租房住。2018 年 7 月,林女士在淘宝拍卖看到了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的一则拍卖公告。根据该公告,拍卖的标的为深圳市宝安区松岗街道楼岗路集信大厦 E 座的一处房产。该房产建筑面积 116.02 平方米,用途为 " 住宅 "。" 起拍价:1770558 元,保证金:170000 元,增价幅度 10000 元及其倍数。" 拍卖公告显示。而根据房产评估报告,该房产的权利人为文某威,性质为 " 微利房 "。

在经过数轮竞买之后,该房产以 2100558 元成交,拍得该房产的正是林女士。之后,按照相关要求,林女士交纳了剩余的款项。"9 月 13 日,我领取了法院出具的裁定书、拍卖成交确认书以及款项收据。" 林女士说。南都记者从宝安法院出具的裁定书可以看到,法院作出了三项裁定:一是被执行人文某威名下占的该房产所有权归买受人林女士所有,所有权自裁定送达林女士时起转移;二为林女士可以持该裁定书到登记机构办理相关产权过户登记手续。裁定第三项则为 " 解除对上述房产的查封。"

让林女士没有想到的是,等待她的是房产可能无法过户的消息。此后,林女士与法院工作人员多次到住建部门以及街道办沟通此事,但一直没有办成。2018 年 11 月,林女士要求撤销拍卖,退回拍卖款项。

法院撤销该拍卖

林女士告诉南都记者,从拍得房产到现在,已经过了 5 个多月,房子一直不能过户,给她造成很大的压力。" 当时买房子的钱大多数是借的,现在房子不能过户,全家人都还在租房住,经济上根本承受不住。" 林女士说,这也是为什么她会着急要求法院快速退款。

2018 年 12 月底,林女士收到了宝安法院送达的又一份裁定书。宝安法院在该裁定书中称,在拍卖公告、拍卖标的物介绍以及拍卖须知 ( 竞买须知 ) 中对是否办理产权过户手续情况进行了说明和特别提示。此外,该裁定书还称,在办理房产过户手续时,不动产登记部门告知暂不予办理过户登记。买受人请求撤销拍卖、退回拍卖款。宝安法院认为,本次拍卖目的未能实现。依据相关法律,撤销 2018 年 7 月 31 日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对被执行人文某威名下房产的拍卖。

事情至此,总算有了转机。但林女士称,何时能够收到退款,仍旧没有确切的消息。

2018 年 12 月 30 日,宝安法院回复南都称,在接到林女士提出的正式的撤拍退款申请后,宝安法院即紧急开始对该撤拍退款申请的审查、处理工作。按照依法公正公开高效执行要求,顾及该房产实际情况,稳妥维护案件当事人和案外买受人权益,该法院已裁定撤销该次拍卖,对该房产继续执行处置变现,裁定结果及文书已送达买受人及案件当事人,并预约了办理退款手续。

涉事房产。网络图片

焦点

依法拍得房产为何过不了户?

林女士在 2018 年 7 月 31 日依法拍得房产,交纳了所有款项,取得了法院的裁定书以及成交确认书,为何不能过户?是林女士不符合相关条件?还是房子本身的问题?

林女士告诉南都记者,在拍卖之前,她就已经确认自己符合房子过户的条件。问题是出在被拍卖的房子上。" 房子有两个问题,一是它的权利人不是文某威一人,而是他与他老婆两人。另外一个问题是,房子是微利房,不能直接拍卖。他们直接拍卖是违规的。" 林女士说,这些都是她后来从住建部门了解到的。

林女士给南都记者提供了一份从住建部门电脑上拍摄的 " 查看排查结果 "。该份资料显示,文某威与其妻子申请并购买过一套房改房,合同性质为 " 社会微利房 "。南都记者注意到,该套房产正是宝安法院拍卖的房产。

针对房子的权利人问题,宝安法院回复南都称,被执行人及其妻子何某某曾自行向房屋住建管理部门申请增加房产权利人,但并未到不动产登记管理部门办理信息变更的不动产权证书;实际上,几年前申请执行人 ( 原告 ) 已向法院申请查封了该房产,被执行人是不能私自变更权利主体也变更不了的。而且,其妻子何某某也系案件的被执行人;直至现在,不动产登记管理部门显示的该房产权利人仍系文某威 100% 份额。

社会微利房是否可以拍卖?

而有关房产性质问题,南都记者了解到,微利房是《深圳市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住房制度改革若干规定》中安居房的一种,分为全成本微利房 ( 供给对象是列入市、区财政工资编制的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的职工 ) 和社会微利房 ( 供给对象是在深圳注册的企事业单位及其员工,以及社会上中低收入者,但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及其职工也可以申请购买社会微利房 ) 。记者注意到,《深圳市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住房制度改革若干规定》第四十九条规定,未取得安居房全部产权的职工须用住房清偿债务时,由原产权单位按清偿债务时的安居房的重置价收购该住房,再以收购单位付给的房款清偿债务。值得注意的是,微利房是否可以拍卖,实践中不同法院观点并不一致。

宝安法院在回复中并未明确微利房是否可直接拍卖。其回复南都称," 买受人在办理过户登记时,被告知按照深圳的相关政策该房产暂不予直接办理过户登记、需附条件的登记过户,比如补交地价、也可由被执行人亲自办理转换手续后再办理买受人的过户登记申请等。" 宝安法院称,买受人向法院反映该情况后,请求法院协助其办理过户登记,法院依法最大限度保障买受人权益,指派专门办案人员开展协助过户工作。经一个多月多方努力后,买受人虑及办理期限会较长、程序会较多等因素,向宝安法院正式提出了撤拍退款申请。

进展

南都记者了解到,目前,宝安法院目前已经预约了办理退款手续。" 法院在拍卖房产之前,就应该搞清楚这种性质的房产能不能过户?过户前需要履行那些手续?并且,当时也没有跟我说可以附条件登记过户,补交地价之类的我肯定也是愿意的。我现在只想退回我的那些钱。" 林女士说。

采写:南都 · 深圳大件事记者 颜鹏

首页时政